谘詢電話:400-007-9000
取消
您所在位置:首頁 > 思想與著作 > 文章與觀點 >
用行動化解焦慮,企業需要歸核化戰略
發布時間:2022-09-01 10:38  文章來源:雅星娱乐管理評論   作者:陳明   點擊:次

作者 | 陳明 雅星娱乐管理谘詢集團副總裁,雅星娱乐產業服務集團聯合創始人

來源 | 雅星娱乐管理評論(guanlizhisheng2015)

 

01

我們究竟在為什麽而焦慮?

2021年下半年到現在,我走訪了不少企業,也跟數位企業家和高管交換過對局勢的意見,試圖從企業經營管理的角度來理解當前的局勢,我認為有這麽幾個令企業界感到焦慮的主要因素。

第一,全球化終結的大趨勢。有專家說俄烏衝突是全球化終結的開始。全球化終結的原因比較複雜,這裏就不展開講了。我在這裏就講一點,貿易戰成了國與國競爭的主要形式,而供應鏈變成了貿易競爭的主要工具,供應鏈安全比供應鏈效率更重要。大家過去都學過西方經濟學,經典的世界貿易理論講的是比較優勢、全球分工。而今這些理論無法解釋現實了。最近華為公司的餘承東說,華為的手機產業就是被全球分工給“搞殘了”,關鍵的芯片等被人卡了脖子。

現在講的是有限全球化。經濟全球化出現了強烈的政治幹涉,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進行強烈的政治幹涉造成經濟和政府越來越背離。什麽意思?就是從產業史來看,原來國家是為經濟貿易服務的,比如,英國對中國發動“鴉片戰爭”,主要是商人鼓動的。但現在來看,經濟跟國家出現背離,尤其是美國,動不動製裁這個國家、製裁那個國家,政治幹涉影響經濟全球化。

第二,信息經濟發展到現階段顯露出來的問題。現在互聯網大廠都不同程度地在裁員。實際上可以理解成這是必然的。為什麽?從互聯網經濟的本質來講,它有利於分配,不利於創造。因為互聯網技術、數字技術更容易形成壟斷,實體商店的利潤都沒了,行業的利潤集中到一兩家大企業裏。國家必須出手進行必要的管製。互聯網經濟是一種注意力經濟,字節跳動就是把注意力經濟做到了幾乎極致。然而,注意力經濟是有上限的,因為每個人的注意力有限。現在搶奪注意力、分散注意力的信息商業多。這幾年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加速了原有互聯網企業下行趨勢。

“數字經濟時代”是一個熱詞,但我的看法不太一樣,我覺得需要潑點冷水——數字化對生產力的提高並沒有我們想象的那麽大,投入和產出其實是不匹配的。我感到這一兩年,從國家到企業,對數字化、5G不像前兩年那麽熱衷了,原因可能還是投入產出不匹配。

第三,在我們國家,正如前麵所講的,現在供應鏈的安全要求大於供應鏈的效率要求,加上新冠肺炎疫情的防疫政策影響,造成了大家感覺產業馬上要轉移了的焦慮。但是認真地分析一下,雖然現在大家對越南特別看好,但越南全國約9000萬人口,跟廣東省的人口差不多,而且越南隻有靠近河內、胡誌明市的土地是平地,其他大部分是山區。我個人認為,越南的人口、土地這兩大要素使得它很難取得全球供應鏈供給的主導地位。再來看印度,印度有聯邦法律、種族問題等,我認為也很難替代中國的產業鏈供給優勢。最近我看蘋果的數據,蘋果公司在鼓勵產能全球分布,這些企業的策略改變確實給我們帶來了一定的困擾,但東南亞和印度會不會完全替代中國在全球產業供應鏈中的位置?我個人認為不太可能。產業鏈轉移的焦慮主要是因為原來可以在國內做全球化的生意,現在在國內做不了全球化的生意了,再加上新冠肺炎疫情管控的影響,物流受限,造成費用上漲,吞噬了企業的利潤。

第四,現在全球沒有形成新產業的引擎,新能源以及新能源汽車這些產業是替代性的,新能源替代的是石化能源,新能源汽車替代的是傳統油車,它們對全球經濟的引擎作用沒有想象的那麽大。這不是中國獨有的,其實國外也是這樣,全球都是這樣。為什麽大家總覺得焦慮?包括美國在內都找不到新的經濟增長引擎了,過去都是美國開創一個產業,然後全球都跟在它的後麵,現在他們也找不到新路了。

這是我要講的如何理解這個時代,我們的焦慮從哪裏來?接下來我再講一個問題。

中國經濟高歌猛進了四十多年,這是曆史上少有的情況。絕大多數人都覺得這個經濟增長是沒有邊際,會一直增長下去。實際上改革開放後成長起立的一批中國企業家都沒有真正經曆過經濟大危機。比如像1929年到“二戰”時的世界經濟大蕭條。所以一定要明白,中國經濟四十多年的高歌猛進在世界上是一個特例,在過去遍地是黃金的年代,中國大多數企業掙的是快錢,撈浮財,心態還是有問題的。

為什麽大家現在會這麽焦慮?因為還沒有經曆過經濟大蕭條。可是,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隻不過我們還沒有體會到。

有一點不可否認,新冠肺炎疫情反複、中美對抗,尤其是國內一係列很理想化的政策都在這個世事維艱的時刻一起出來了,就好比一個人身體有毛病了,你卻讓他負重前行,營養跟不上,道路又很泥濘,這個人肯定要摔倒啊!我們本來可以用時間換空間,可以節奏慢一點,但中國人不怕任重就怕道遠,一著急,所有的事情都在此期間發生了,造成了現在的經濟放緩,老百姓消費信心大幅下跌。

現在年輕人的就業壓力很大,有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22年4月,中國18~24歲年輕人,其失業率是18.2%;我國2020年、2021年連續兩年的生產率增長為負。我們最近做一些平台公司的谘詢時發現,各個地方都沒錢了,政府也沒錢了,這些都加劇了大家的恐慌。以前總是強調經濟不能硬著陸,現在是經濟冷了。

供給方麵,大多數企業現在麵臨很大的挑戰,購買力也沒有了,大多數企業的日子不好過。我們很多人第一次深刻體會什麽是真正的經濟衰退,所以本來特別樂觀的人現在也都變得很焦慮。

以上是我個人對於局勢的一些不成熟看法。

02

危機之中如何生存?

關於對企業的建議,我就提兩個大的方麵。

第一,仍然要危中見機,這是一個不變的結論。關於危機意識,我簡單講一個故事,是我在一個資料上看到的。任正非2005年見了稻盛和夫,剛開始交流的時候,稻盛和夫就和任正非說,美國要斷供的話你怎麽辦?那可是在17年前。據說,任正非聽了以後一下子驚出一身冷汗,他原來就有意布局備胎計劃,後來就全麵加速了備胎計劃。我們很多企業家還沒經曆過真正的危機,現在驚慌失措了,因為過去日子好過的時候沒有為“過冬”儲備糧食。

機會並不是完全沒有了,短時間內能夠替代國外產品的、能解決“卡脖子”問題的行業企業,還是有機會的,比如,最近我們服務的幾家企業生意還是比較好的。另外,現在還有一些新賽道出來了,類似於新能源電池等,還有一些跟疫苗、檢測有關的企業,目前它們都還是有機會的。

第二,企業需要歸核化戰略。有一本書講到,在危機的時候企業需要歸核,我認為,歸核有下麵六個內涵。

一是要明確企業到底為客戶創造了什麽價值。我先講個故事,2022年“五一”期間,我在青島和一家上市公司高管一起吃飯,這家企業屬於養殖行業,與動物營養有關。我問現在你們的生意怎麽樣,這位高管說,我們的業務實際上受到了影響,為什麽?現在豬都吃不飽,哪有錢給它買營養品吃……原來日子好的時候,你創造了一些所謂的新產品有市場,現在日子不好了,市場可能就不在了。必須回歸到真正為客戶創造價值上麵去,重新梳理一下業務。

二是要歸到企業優勢上。現在美的就在把過去探索的一些產品和服務做優化調整,有些就砍掉了,因為現在要賺錢,不能養活自己的、不賺錢的業務就要優化。

三是利潤比規模還要重要,增長得是有效的增長,得有肌肉,虛胖就不行了。不利於生產力的提高,對現金流的消耗比較大,沒有利潤的產品和服務都得進行清理。

四是當國際市場不那麽好做,規模也不是那麽容易做時,反而有利於品質的提升。我看了產業史,日本、德國的產品品質真的是內卷出來的。中國企業則更像美國企業,都是先從機會導向開始,因為有這麽大的市場,要做規模,把產能提上去比較容易。前幾年大家都在提消費升級,因為大家都覺得收入增加了,其實是有一點“虛假繁榮”,因為通貨膨脹也很厲害。現在全球財富兩極分化都比較嚴重。按照日本社會學者三浦展的觀點,全球中產階級下流化了。我個人的觀點,消費升級動力不足。現在市場兩極分化,一個是有錢人的市場,另一個是真正的“勞苦大眾”的市場,在這個市場,性價比永遠不會過時。現在內卷了以後,品質更好一點是可能的,現在談品質、談質量比過去更容易讓人理解了,企業家也更有動力去提升品質。

五是從組織和人的角度來看,我隻強調一點,就是要增強自己的戰鬥力量。每個員工、每個業務板塊,都不能拖累企業。好比革命年代時,遇到低潮,部隊需要轉移,如果是傷病員或年幼的革命後代,一般是轉移不走的。那時的革命原則是,不能進入戰鬥序列的人,可能就要就地托付給老鄉或就地轉業了,並拍拍留下的同誌的肩膀說:等到革命勝利的時候我們再相逢,現在活下來要緊。

企業比較難的時候,就看每個人能不能進入戰鬥部隊,你必須養活自己,公司必須“止血”,這個特別重要。

六是要強調長期主義。我們強調細水長流,不能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比如說,不行了,就全部砍掉,就不考慮什麽未來了。現下收縮是必須的,但還是要考慮未來,投入量可以少一點但要持續。比如,這個時候別的行業人才溢出,那我們能不能招一些跨界人才來?比如,本來可以將20%、30%的營收投入未來,現在收縮的情況下是不是還可以留10%?這是值得思考的。如果對未來沒有一點預期,所有未來的東西都不思考,這也有問題。

現在是改造思想、鍛煉隊伍、提升實力的時候。改造什麽思想呢?賺快錢、大錢的時代過去了,現在提倡賺慢錢、小錢和苦錢。經濟不景氣的時候,隊伍更重要,隊伍不能散,隊伍散了,仗就沒法兒打了。所以現在要把隊伍凝聚起來,不管怎樣,魂不能丟。就像當年南昌起義,主力部隊失敗以後,朱德、陳毅等人站了出來,說隊伍不能散,把革命火種保留下來了。比如,沒有業務的時候,企業是不是可以以賽代訓,鍛煉隊伍,把自身的能力提升上來?這些方麵也要有一些措施,否則的話,隊伍散了,加上市場規模變小了,就確實形成了巨大的挑戰。

自媒體
備案信息
京ICP備10009731號
工業和信息化部域名信息備案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2921號
全國公安機關互聯網站安全備案
電話
400-007-9000
010-82659965
010-82873036
地址
地址:北京市海澱區海澱大街8號中鋼國際廣場A座6層
郵編:100081
E-mail: service@taneiguesthouse.com
知識中心: : 郵箱登陸
Copyright @taneiguesthouse.com All Right Reserved.